曼联vs西汉姆:會過斑馬線的貓

曼联切尔西 www.wqknog.com.cn

小貓毛毛,花花的獨女,視掌上明珠。毛毛出生半個月后,花花幾乎天天領她在道邊看“風景”。說是看“風景”,倒不如說是教她如何過馬路上的斑馬線。毛毛漫不經心的,東瞅瞅、西望望,馬路那邊風景,令她眼花繚亂,心都跟著浮躁起來,不時地“喵喵”兩聲,煩不煩呀,過馬路,還用學嗎?我這么聰明,無師自通?;ɑǖ稍擦搜劬?,顯然對毛毛的態度很不滿意。

 花花不錯眼珠看著斑馬線前邊的指示燈。

 突然,綠燈亮了?;ɑǜ嫠咼?,我們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過馬路。她“嗖”的一聲,飛快地跑到路那邊。然后,再等綠燈亮了,她又像飛似的落在了毛毛跟前。并對她說:“知道了嗎?像媽媽這樣做,保你安全過馬路!”

 離毛毛家不遠的那條馬路,是花花外出打食必經之路。她非常精明,從不敢輕易穿過馬路,惟恐川流不息的車輛軋著她。她對指示燈特感興趣,紅燈一亮,潮水般的花花綠綠的車輛便嘎然而止。她看明白了,自己的對面亮了綠燈,她就“嗖嗖嗖”地躥了過去?;ɑ?歲了,這條馬路不知穿越過多少次了,但從未傷到過一根毫毛。不過,她每天都在教毛毛,怎樣過馬路,千萬別莽撞??墑?,毛毛根本不往心里去。

 這天早晨,太陽剛剛露頭,花花就出了家門。臨行前,她對毛毛說:“千萬別過馬路,車輛太多!”說完,她仰著頭,見綠燈亮了,快速地跑了過去,直奔那家飯館,想揀條臭魚回來,以便喂毛毛。然而,她在飯館周圍轉悠了半天,一無所獲。正巧,飯館殺雞,扔下一堆雞腸子,她叼了一些,喜顛顛地往家奔,準備與女兒分享美食。

 花花一邊走一邊尋思,毛毛怕是餓壞了,不會外出打食吧!花花每天出去幾趟,一來填飽肚子,二來給毛毛帶回吃的。不過,這次出去時間太長了,毛毛餓壞了,她會不會穿過馬路覓食呢?

 每天外出打食,花花用不到半個鐘頭。這次,去了小半天,仍不見蹤影。

 “喵喵——”毛毛一聲接一聲地叫著,眼睛卻被過往車輛給黏住了。媽媽的叮囑拋到九宵云外,很想穿越馬路,看看馬路對面的風景。

 毛毛在道邊停下了,她看著來往車輛很好玩,很想到馬路對面找媽媽。她待了一會兒,鬼使神差地穿越馬路。咦!或許司機發現了她,使勁鳴著笛,毛毛被這陣勢嚇破了膽,她走兩步,停兩步,她本想一溜煙跑過去,但腿卻邁不動了。毛毛傻愣愣地蹲在那里。是被來往車輛嚇傻了,還是等著外出打食的媽媽呢?司機們卻放慢了速度,并給她騰出了一條道,意思說,傻蛋,還愣著干啥,快過呀!

 花花叼著食物,在馬路斑馬線那邊,等待綠燈呢?

 就在這時,她耳畔傳來了“喵喵”地叫聲,心里格登一下,這不是毛毛嗎,她咋跑出來呢。說時遲,那時快,待綠燈亮了,她“嗖”地一聲,在空中劃了一個美麗的弧線,穩穩地落到毛毛跟前,氣得她不住地抖動胡須。毛毛看出花花的表情,知道自己闖了大禍,埋怨自己太莽撞了,沒經媽媽允許,擅自外出,要是有個好歹,想到這里,她越發害怕了,竟然連路都走不了,趴在了地上。

 花花本想叼著毛毛穿過斑馬線。然而,卻舍不得嘴里的食!怎么辦?打鐵須趁熱,得給毛毛好好上一課。

 花花豎起身子,眼睛沒離開指示燈。毛毛怔住了,扭動一下身軀,意思說,媽媽呀,你在干嘛呀?她“喵喵”地叫喚了兩聲。氣得花花丟下嘴里的食物,手把手地教她?;ɑㄖ缸虐肟罩?盞燈,時不時變幻著,過往的司機鬧愣了,這兩只貓在做什么游戲昵?他們非但沒鳴笛,相反探出頭來,看個究竟。

 這時,“綠燈亮了。趁此,花花在前,毛毛尾隨其后。穿過了斑馬線,一溜小跑回家了。

 每天,花花帶著毛毛總要穿越幾次馬路。

 細心的司機看得真真切切,每每花花和毛毛過斑馬線時,都是等綠燈亮了,一前一后,迅速穿了過去。

 忽有一天,交警大胡子帶著幾名違章的司機來到十字交叉道口。

 大胡子啥也沒說,叫他們看一道“風景線”。

 沒過一會兒,綠燈亮了,斑馬線上竟然出現了兩只貓,一大一小,一胖一瘦,她倆迅速地穿過了橫道。

 “怎么樣?看明白了嗎?”

 違章司機心里納悶,難道貓也懂得交通規則?

會過斑馬線的貓

歡迎分享

微信掃一掃,訂閱「故事365」

發表評論